玄部落 流行皮包 營養保健 情趣用品 亞洲交友


  義寧坊狂人

元和初,上都義寧坊有婦人風狂,俗呼為五娘。常止宿于永穆牆下。時中使茹大夫使于金陵。金陵有狂者,眾名之信夫。或歌或哭,往往驗未來事。盛暑擁絮,未嘗沾汗;冱寒袒露,體無斁圻。中使將返,信夫忽扣馬曰:“我有妹五娘在城,今有少信,必為我達也。”中使素知其異,欣然許之。乃探懷中一袱,納中使靴中。仍曰:“謂語五娘,無事速歸也。”中使至長樂坡,五娘已至。攔馬笑曰:“我兄有信,大夫可見還。”中史遽取信授之。五娘因發袱,有衣三事,乃衣之而舞,大笑而歸,複至牆下。一夕而死,其坊率錢葬之。經年,有人自江南來,言信夫與五娘同日死矣。(出《酉陽雜俎》)

【譯文】

元和初年,上部義寧坊有個婦人瘋瘋癲癲的,大家都叫她五娘。

她經常住宿在永穆牆下。

當時中使茹大夫到金陵去巡察,金陵有個瘋子,大家叫他信夫,他每次唱歌或者哭泣往往預示著未來要發生什麼事情。

盛夏酷暑他蓋著棉被也不出汗,嚴寒冰凍季節,他光著身子也不抽筋或者畏縮。

中使要返回京都時,信夫忽然拉住他的馬說:我有個妹妹叫五娘,住在京城,現在有件小小的信物,你一定要替我送給她呀!中使一向知道他與正常人不同,欣然答應了他。

他便從懷裏掏出一個包,塞進中使的靴子筒裏,又說:你跟五娘說,沒事就快回來吧。

中使走到長樂坡時,五娘已經來到這裏,攔住他的馬笑著說:我哥哥托你捎的信,大夫可以交給我了。中使立刻取出信交給了她。

五娘打開包袱,有衣服三件,便穿在身上跳起舞來,大笑著回到了原來的牆下面。

過了一宿五娘就死了,街坊們紛紛出錢把她安葬了。

一年之後,有人從江南來到京都,說信夫與五娘是同一天死的。

Comments | 0.00.00 | 12.00p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