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部落 流行皮包 營養保健 情趣用品 亞洲交友


  貞元末布衣

貞元末,有布衣,于長安中游酒肆,吟詠以求酒飲,至夜,多酣醉而歸,旅舍人或以為狂。寄寓半載,時當素秋,風肅氣爽,萬木凋落,長空寥廓,塞雁連聲。布衣忽慨然而四望,淚下沾襟,一老叟怪而問之,布衣曰:“我來天地間一百三十之春秋也,每見春日煦,春風和,花卉芳菲,鸚歌蝶舞,則不覺喜且樂,及至此秋也,未嘗不傷而悲之也。非悲秋也,悲人之生也。韶年即宛若春,及老耄即如秋。”因朗吟曰:“陽春時節天地和,萬物芳盛人如何。素秋時節天地肅,榮秀叢林立衰促。有同人世當少年,壯心儀貌皆儼然。一旦形羸又發白。舊游空使淚連連。”老叟聞吟是詩,亦泣下沾襟。布衣又吟曰:“有形皆朽孰不知,休吟春景與秋時。爭如且醉長安酒,榮華零悴總奚為。”老叟乃歡笑,與布衣攜手同醉於肆。後數日,不知所在,人有于西蜀江邊見之者。(出《瀟湘錄》)

【譯文】

貞元末年,有個平民書生在長安城裏逛酒店,靠著吟詠詩歌跟人家要酒喝,到了夜晚,常常大醉而歸,旅店裏的人有的以為他是個瘋子。

他已在這裏寄住了半年了,時令正是深秋,風肅氣爽,萬木凋落,長空寥廓,塞雁連聲。

這位平民書生忽發感慨,四顧周圍一片秋色,不覺淚下沾襟。

一個老頭兒見他這副模樣兒,很覺奇怪,問他何以如此。

他說:我來到天地間一百三十個春秋了,每見春日和煦春風柔和,花草芳香鶯歌燕舞時,就不自覺地歡喜快樂起來。

等到這樣的秋天來臨時,又未曾不感到傷懷與悲哀。

令我悲傷的,不是秋色而是人生呀。

青春年華就好像明媚的春天,老態龍鍾的暮年則如脫盡芳華的秋天。說到這裏,他便朗聲吟道:陽春時節天氣和,萬物芳盡人如何。

素秋時節天地肅,榮秀叢林立衰促。

有同人世當少年,壯心儀貌皆儼然。

一裏形羸又發白,舊遊空使淚連連。老頭兒聽他吟完這首詩後,自己也不覺淚下沾襟。

這位平民書生又吟道:有形皆朽孰不知,休吟春景與秋時。

爭如且醉長安酒,榮華零悴總奚為。老頭兒聽罷這一首便開懷大笑起來,與書生手拉手來到酒店,一塊兒醉在那裏。

過了幾天,這位平民書生不知到哪里去了,有人曾在西蜀的江邊看見過他。

Comments | 0.00.00 | 12.00p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