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部落 流行皮包 營養保健 情趣用品 亞洲交友


  袁嘉祚

唐甯王傅袁嘉祚,為人正直不阿,能行大節,犯顏悟主,雖死不避。後為鹽州刺史,以清白尤異升聞。時岑羲、蕭至忠為相,授嘉祚開州刺史,嘉祚恨之,頻言其屈。二相大怒,詬(詬原作詭,據明抄本改)嘉祚曰:“愚夫,叱令去。”嘉祚方惆悵,飲馬于義井,有一人背井坐,以水濯手,故濺水。數驚嘉祚馬,嘉祚忿之,罵曰:“臭卒伍,何事驚馬。”其人顧嘉祚曰:“眼看使于蠮蠛國,未知死所,何怒我焉。”嘉祚思其言不能解,異之。明複至朝,果為二相所召,迎謂曰:“知公跡素高,要公銜朝命充使。今以公為衛尉少卿,往蠮蠛國報聘,可乎?”嘉祚辭以不才,二相日行文下。嘉祚大恐,行至義井,複遇昨驚馬人,謂嘉祚曰:“昨(昨原作視,據明抄本改)宰相欲令使遠國,信乎。”嘉祚下馬拜之,異人曰:“公無憂也,且止不行。其二相頭已懸槍刃矣,焉能怒公。”言畢不知所之。間一日,二相皆誅,果如異人言矣。其蠮蠛國在大秦國西數千里,自古未嘗通,二相死,嘉祚竟不去。

【譯文】

唐甯王的師傅袁嘉祚,為人正直不阿,能夠奉行大節,敢於直言犯上,雖死也不回避。後來成為鹽州刺使,因出奇的清白而聞名。

當時,岑羲與蕭至忠當宰相,任命嘉祚為開州刺史,嘉祚非常恨他們,一再聲明自己委屈。

二相大為惱怒,辱駡嘉祚說:純粹是個笨蛋,把他趕出朝廷!嘉祚正惆悵生氣,一天他去義井飲馬,有個人背對井坐著,用水洗手,故意濺起水來幾次驚嚇嘉祚的馬。

嘉祚氣壞了,罵道:臭當兵的,為什麼驚嚇我的馬!那人看了看嘉祚說:眼看你就要出使去蠮蠛國,不知道將來死在什麼地方,還對我發火呢!嘉祚想來想去感到他的話不能理解,對此大為驚異。

第二天嘉祚又上了朝,果然被兩個宰相所召見,二相迎士前來對他說:我們知道您的行為功績向來很高,所以讓您帶上朝廷的使命去充當使節。

現在以您為衛尉少卿,前往蠮蠛國報到上任,可以嗎?嘉祚以自己沒有能力為由極力推辭,兩位宰相便在當天下達了行文命令。

嘉祚非常恐懼,他走到義井,又遇見昨天驚嚇他馬的那個人,那人對嘉祚說:昨天我就知道宰相要命令你出使遙遠的國家,果然如此吧?嘉祚下馬向他行禮,這個異人說:您不用擔憂,只管拖著不上路就是了。

那兩個宰相的腦袋已經懸掛在槍刃上了,哪里還能對您發火呢?說完,便不知去向了。

隔了一天,兩個宰相都被殺死了,果然像那個異人所說的一樣。

那個蠮蠛國遠在大秦國以西數千里,自古以來未曾溝通過,兩個宰相既然死了,嘉祚也就一直沒有去。

Comments | 0.00.00 | 12.00pm